首页 佟清秋 正文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佟清秋 adminqwe 2022-07-24 20:52:08 101 0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老牌婚恋网站世纪佳缘“栽了”。日前,世纪佳缘高管层被传集体“消失”,是由于其大股东复星国际主动报案,部分高管涉嫌职务侵占被拘留。而这也让世纪佳缘内部管理的混乱浮出水面。同时,作为社交网站,它的口碑也早已“崩盘”了。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撰文 /陈畅

  编辑 /杨洁

  老牌相亲婚恋平台世纪佳缘“摊上事”了。

  近日,在微博上有消息曝出,世纪佳缘的CEO、COO、CFO和以及多位VP(副总裁级高管)全部失联,还有多名管理层“被带走调查”。很快,事情的原因浮出水面——上述人员失联,是因为公司的大股东复星国际报案了。复星国际方面确认,公司的个别管理层,因个人涉嫌职务侵占,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目前公司业务运营一切正常。新管理团队将很快上任。”

  但比起“消失”的高管们,世纪佳缘已经在大众的视线里消失得更久了。

  而当世纪佳缘“出事”的消息传出后,众多网友猜测纷纷,市面上也不乏“早该严查了”“上面全是婚托”的声音。

  诞生于21世纪初的世纪佳缘,曾和百合网、珍爱网一起,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婚恋交友平台。它凭借独特的互联网相亲模式和疯狂营销,为许多急于交友的年轻人打开大门,并顺利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国内“婚恋第一股”。

  但是,不少用户却表示早就“苦世纪佳缘久矣”。在微博上,世纪佳缘高管失联的相关热搜下,评论中不少人称,网站上“全是骗子”,是“诈骗平台”。在2017年,创业者苏享茂在世纪佳缘上结识了后来的妻子翟欣欣,并在其后自杀身亡的事件,更是将世纪佳缘推向了风口浪尖。

  世纪佳缘公司本身的命运也是一波三折。它先是被百合网收购,成为“百合佳缘”;在被复星国际控股后又更名为“复爱合缘”。据最新数据,复爱合缘已拥有注册用户超过4亿,全国线下门店超200家,每月有约1110万名用户活跃在上面。但是,随着口碑的不断下滑,以及新的交友业态的冲击,世纪佳缘逐渐在市场上失去了声音。即使是更名,也没有在外界激起多大水花。

  现在,与大股东的纠纷让世纪佳缘内部的乱象进一步曝光在大众的目光下。昔日的“婚恋第一股”,还能走多远?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亏损多年,复星国际“看走眼了”?

  根据工商资料,世纪佳缘网站关联公司为上海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由百合佳缘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间接全资持股。而复星集团持有百合佳缘总计72.36%的股权。

  根据天眼查信息,百合佳缘的管理团队中,董事长王长颖多年来在复星系担任高管职务,2019年1月至今担任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球合伙人;副董事长黄震同时也是复星系公司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而就在今年5月,百合佳缘更名为复爱合缘集团,百合佳缘副董事长吴琳光担任复爱合缘集团CEO,同时其也是复星全球合伙人。

  2018年复星国际成为百合佳缘的控股股东时,百合佳缘当年就亏损了8248.2万元。外界有声音表示,复星国际对世纪佳缘的投资是“看走眼了”。

  但实际上,世纪佳缘当年也曾经红极一时。湖南卫视明星综艺《天天向上》曾为它开过相亲专场;也还有很多人仍然记得,以前在江苏卫视大型婚恋综艺《非诚勿扰》中,主持人孟非在介绍男女嘉宾时通常会加上一句“该嘉宾由世纪佳缘提供”。

  早在2003年,湖南妹子龚海燕在复旦大学读研二时,因自己上网交友被骗,索性在大学宿舍里创办了“世纪佳缘”网站,她也因此被人称为国内的“网络红娘第一人”。

  和世纪佳缘前后脚,珍爱网和百合网在2005年相继问世。比起世纪佳缘以交友平台模式为主,珍爱网做起了线上红娘生意,百合网则走上了线上交友、线下红娘相结合的道路。虽然经营模式有所不同,它们都赶上了当时“单身潮”的红利。

  一份中国青年人口发展状况研究报告显示,在2005年,我国15~29岁青年未婚人口比例已达65.89%,较1995年和2000年分别提高了14.35个百分点和6.72个百分点。以北京为例,当时30~50岁的单身人数达到50万人,男女比例是6:4。

  这为婚恋网站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用户基础。2008年底,世纪佳缘会员只有1900万人,到了2013年就已突破1亿人;它的付费会员服务,以及后来的“一对一红娘服务”的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

  龚海燕也在不断加大宣传和营销力度。据公开资料,从2008年起,世纪佳缘在全国各城市平均每年举办670场大型社交聚会,为用户创造线下交流机会;仅2010年它就与全国近40家重点卫视、地方电视台建立了独家合作,输出了100多万名单身男女用户。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2011年5月11日,世纪佳缘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在线婚恋交友平台。财报显示,公司2008年-2010年营收分别为2760万元、6390万元以及1.676亿元。2008年公司净亏损1390万元,2009年就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570万元;2010年净利润达1670万元,同比增长约193%。据艾瑞咨询统计,其在线交友市场份额也在2010年达到了43.7%。

  但在上市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世纪佳缘业绩来了个大变脸。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4.1亿元增长2014年的6.1亿元,复合增长率为22.3%;净利润却从2012年的5890万元下降到2014年2010万元,复合增长率为-41.6%,最高的一年下跌幅度达到68%。

  在净利润下降的同时,为了维护住品牌的市场关注度,公司不得不继续加强营销力度,营销费用也从2011年的1亿多元一路提高到2015年的2.5亿元。而这方面的支出增长,也进一步增加了公司的营收压力。

  不仅如此,世纪佳缘的股价也在上市后短暂地达到15美元峰值后下跌,之后更是长期在3-5美元之间徘徊。

  2015年,世纪佳缘的创始人龚海燕清空了自己所持股份。这一年的12月,刚刚在新三板挂牌的百合网宣布斥资2.5亿美元收购世纪佳缘,后者随后私有化退市。合并后,原世纪佳缘CEO吴琳光担任百合佳缘总经理。

  对于这场收购,业内人士分析称,二者之前在婚恋市场进行的是“烧钱”竞争,合并后会止损并且有利于进一步做大市场。资料显示,世纪佳缘、百合网当时在国内婚恋市场的份额占比分别为27.6%和15.3%,百合网2013-2014年度净亏损都超过3000万元。

  然而,事与愿违,“新婚”后的百合佳缘并没能继续“做大”并实现持续盈利。2017年并入世纪佳缘的业绩后,百合佳缘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6548.1万元,但到了2018年,就再次陷入亏损状态。复星国际成为其大股东后,2019年百合佳缘终止挂牌。之后的两年里,在2020年百合佳缘亏损了2.98亿元,2021年亏损额进一步扩大到5.94亿元。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世纪佳缘口碑“崩盘”

  是什么导致了“婚恋第一股”的没落?

  早在世纪佳缘上市前,一封网络上流传的《写给纳斯达克、世纪佳缘、龚海燕、甘剑平的公开信》,就为它的敲钟蒙上过一层阴影。

  在这封公开信中,一位名叫刘擎的女性用户自称于2009年注册了世纪佳缘网站,但在与平台上一个所谓的“央企高管”刘家国的交往过程中,她发现“他是一名以婚恋交友为幌子,以世纪佳缘为平台,以招摇撞骗、骗财骗色骗人脉为目的职业骗子”。公开信中,她还指责称,世纪佳缘的商业模式基础就是利用了单身男女用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并认为平台“必须被重新估值”。

  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不少用户也“跟风”纷纷投诉世纪佳缘。尽管随后的世纪佳缘成功上市,但多年以来,它一直在面临大量用户的不断吐槽。

  《财经天下》周刊查询发现,一直以来,在微博、知乎等多个社交平台上,都持续有着网友对世纪佳缘的吐槽贴。而截至7月22日,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有关世纪佳缘的投诉量更是已达5190条,内容包含虚假宣传、红娘诱导交费、平台私自扣费和拒不退款等。

  作为婚恋网站,用户的目标是清晰的,也就是寻找结婚对象。除了在线收取会员费之外,为了作出增长的第二曲线,这些网站们也开始向线下延展,延伸出了一对一的专属红娘、相亲线下门店、线下活动等模式,提高客单价。

  这也就意味着,世纪佳缘这类平台虽然打着“互联网模式”的旗号,但做的仍然是传统的“婚介生意”,主要是利用用户之间的“信息不透明”从中获利。因此,为了利益最大化,平台上的各种违规行为和套路,以及打擦边球的动作,也难以避免。同时,部分“红娘”们由于业绩的压力,不择手段促使客户下单,也加剧了平台和用户之间的矛盾。

  世纪佳缘的“红娘一对一”曾是其重要的商业模式。但有媒体曾在报道中曝光,世纪佳缘的红娘当“托”捞客、泄露隐私等。报道中称,世纪佳缘红娘的“一对一服务套餐”价格从18800元到108800元不等,但各收费标准对应的服务内容却含糊不清。

  在裁判文书网上,世纪佳缘还涉入了多起诈骗、重婚等案件。在2008年9月,被告人王志军在与郭某、杨某某重婚的情况下,又与张某某登记结婚;但在与张某某交往期间,他又于2008年初,通过世纪佳缘与另外一名女子赵某相识并交往。

  类似的案例还有多起。如在2013年初的一起案件中,被告人黄水成通过世纪佳缘结识了林某,在两人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后,黄水成以没钱给工厂员工发工资为由,前后三次共计骗取林某人民币12万元。而后在还钱时,出面的却是黄水成的妻子。

  2017年,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在与翟欣欣在世纪佳缘上相识并结婚后自杀。经调查,翟欣欣在网站上的婚史、年龄、工作等情况都是虚假信息。该事件影响巨大,也让世纪佳缘陷入了信用危机。

  这些事件,都为世纪佳缘在会员资质审核和用户信息管理的能力,画上了大大的问号,这也和公司上市时强调的要做“严肃婚恋网站”价值观产生了反差。平台的监管失位,也滋生了一些“灰色地带”。

  世纪佳缘上一次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舆论热议,还是在2021年12月。当时据媒体报道,为达“精准营销”目的,世纪佳缘网销售人员在系统后台可以随意查看用户个人信息,包括会员浏览的异性照片记录、聊天记录等;部分红娘还说,即便发现了会员聊天内容中有“杀猪盘”或诈骗的迹象,也当作没看到。

  在用户心目中,世纪佳缘的信用体系走到了近乎“崩盘”的边缘,这对社交网站而言,无异于沉重一击。

  擅长会员营销的令牌云创始人陈建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世纪佳缘过于沉溺用红娘模式、通过高额消费用户的赚钱模式,发展上越来越侧重于项目型、代理型的短平快方式获利,越来越脱离互联网技术可以带来的真正创新,甚至于进一步沦为了“杀猪盘”集中地。

  另外,他还表示,“世纪佳缘不利用自己早年上市公司的优势,也未提前布局和参与新型社交服务,这进一步导致其业务侧的失败”。

  但世纪佳缘这类传统婚恋网站,还能找到新的机会吗?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年轻人们,转投相亲新阵地

  正如陈建伟所表示的,现代年轻人对自由、个性、即时社交以及新颖社交模式的追求与日俱增,老牌婚恋交友平台已渐渐丧失主动权。

  Quest Mobile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主打陌生交友、相亲等功能的产品有数百款,流量较为分散,用户规模在千万级别以上的产品依次为陌陌、Soul、探探、伊对。各类陌生社交产品在玩法上有一定的差异化,比如基于LBS或基于大数据匹配等,以吸引不同年龄层和交友偏好的用户。

  相比世纪佳缘这种目的明显、收费高、流程又相对“死板”的传统相亲网站,新型社交相亲软件里轻松随意的氛围,显然更受年轻人们欢迎。

  “我90后的弟弟最近在Soul上认识了一位师范大学的女生,俩人认识一个月就在讨论结婚的事情了。不得不承认,现在年轻人相亲还是很‘疯狂’。”一位大厂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感慨道。

  《财经天下》周刊还发现,“线上红娘+直播相亲”模式正在成为新的流行。这类模式中,红娘们在直播间里或用视频形式,帮人牵线搭桥。在抖音上、快手等平台上,以“相亲”“红娘”“月老”“脱单”“牵线”等关键词进行搜索,粉丝量已达几十万的账号比比皆是。在相亲过程中,主播作为红娘,为男女嘉宾相亲过程进行直播,嘉宾本人及其他观众都可进行直播打赏,红娘主播可从中获得收益。

世纪佳缘的危机,不止高管“消失”

  除此以外,近年来,脱单“盲盒”,以及剧本杀、飞盘等社交活动,也都出其不意地因为“相亲”火出了圈。据媒体报道,有剧本杀店家一个月中开了10场“相亲剧本杀”概念的局,虽然是剧本杀形式,但可以配合玩家进行“组CP”、表白等。

  社交平台“他趣”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公司在7月份举办了一场线下飞盘活动后,发现大多参与者在飞盘对战结束后,都在互相添加联系方式并建群。他表示,飞盘运动上手容易,入门门槛低,它虽是一项男女混合运动,其中一条重要规则是在运动过程中不能发生任何肢体接触,这种“尊重”与“友好”有利于拯救单身“社恐星人”。

  面对各种新的社交方式涌现,世纪佳缘也并不是没有在挽救业绩上做努力。百合佳缘先后参股了恋爱记、测测星座、Hello Talk等多个情感类品牌,并于2017年布局婚嫁产业赛道,投资并购了喜铺、汇爱、艾恩、爱菲尔、喜庄等公司。

  新更名后的复爱合缘,则构建了互联网婚恋交友赛道、婚嫁产业赛道和娱乐社区三大赛道,对应的是恋爱、婚嫁和线上的娱乐社区。

  国内相亲市场规模也仍然巨大。比达咨询《2021年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达到72.0亿元,同比增长11.6%,预计2022年将达到80.5亿元。另据艾媒咨询数据,预计2022年中国狭义婚庆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4万亿元,广义市场规模将超过24万亿元。

  市场留给世纪佳缘的发展空间还是有的。但是,内部机制混乱、用户抱怨之声不断,再加上如今的高管层动荡,这个行业老玩家未来能否支撑到找出新盈利点的一天,还是未知数。

  ┈ End ┈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